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丁千城@读用《资治通鉴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能做到经史互参、并且在突破最初的障碍后看起来最hi的书大约就是《资治通鉴》了。 邮件:69up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蛔虫”与“歪嘴和尚”都缺乏制度创新的动力  

2008-06-18 20:16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节选自丁千城《蝶图腾》一书)

前三世纪(前221年),秦始皇统一了中国。秦始皇有一个美好的愿景,他称自己为“始皇帝”,后面的皇帝叫二世、三世,以至于万万世。但秦15年就亡了国。后面是西汉、东汉、三国鼎立、西晋、东晋、南北朝(大分裂)、隋、唐、五代十国(小分裂)、宋、辽、金、元、明、清,从秦始皇往后的2000多年,直到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敲开中国的大门,中国基本上一直没有根本性的外来威胁。就像布热津斯基在《大抉择:美国站在十字路口》中说的那样:“与以往的霸权大国不同的是,美国是在一个相互关系日益紧密和亲近的世界上运转的。以往的大帝国,如19世纪的大不列颠、中国几千年历史中的几个朝代,或者绵延500年的罗马帝国等,它们相对来说不受外来威胁的困扰。它们所主宰的世界是各自孤立的,相互之间没有互动关系。距离和时间为它们提供了休养生息的条件和可靠的本土安全。”

布热津斯基忘记了一点,美国之所以能成为世界第一霸权大国,也正是因为这个“相互关系日益紧密和亲近的世界。”既然中国历史上相对没有根本性的外来威胁,那么中国历史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改朝换代呢?其根子只能归究到内部管理问题,一个大帝国管理不好,管着管着就乱了,开始是小乱,最后就乱到不可收拾,于是死人千万,换个人来管。姓嬴(秦朝)的管不好,姓刘(汉朝)的来管;姓刘的管不好,姓司马(晋朝)的、姓杨(隋朝)的、姓李(唐朝)的、姓赵(宋朝)的、姓孛儿只斤(元朝)的、姓朱(明朝)的、姓爱新觉罗(清朝)的来管,一年年看下来,一代一代看下来,有时真觉得儒家是有大罪过的。儒家抱死了“圣君贤相”的理想,开国皇帝好一阵,后来的子孙就不行了,而且越来越差,就按这种模式循环不己。儒家不管这些,还是“圣君贤相”那一套,“圣君贤相”时间长了,注定行不通,但儒家不管。宋朝哲学家张载说: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话说得漂亮,但儒家永远不可能达到这个目标,因为他们不可能在制度上(首先是学术准备上)作出任何突破性的尝试。儒家只是“向后看”,闹来闹去,比的就是谁最了解孔子(当然还有更前面的半神半人的黄帝、尧、舜、禹),谁最了解孔子说的这一句话、写的那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谁要是孔子肚子里的蛔虫谁就嬴,不然你就是“歪嘴和尚”,把孔子的真经念歪了。反正孔子他老人家也不在了,不再能出来做裁判,所以“蛔虫”与“歪嘴和尚”可以永远争论下去,让很多人有饭吃,增加许多就业机会。

看唐王朝后期及五代十国这一段历史,看到中青年全部当兵,妇幼老少则全部杀掉充作人肉军粮,几个野心家就这样打仗,而且一律打着儒家忠君爱民、吊民伐罪的旗号。不忍卒读之余,我就会有一个痴想,为什么那时没有人(当然主要靠儒家知识分子)能提出一个新的政治组织原则,为什么不能政治协商,组织联合政府,为什么不能“天下为公”。

事实上,历史在向相反的方向演进,到了明朝,朱元璋连宰相也不要了,自古多少能抑制“君权”的“相权”也被连根拔掉,政治遂越发黑暗。中国在2000多年前就有了统一的大帝国,因此中国历史上有许多管理经验值得总结;中国2000多年的历史,朝代更迭频繁,所谓“历史循环论”,在管理体制上也自有难以超越的死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