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丁千城@读用《资治通鉴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能做到经史互参、并且在突破最初的障碍后看起来最hi的书大约就是《资治通鉴》了。 邮件:69up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为什么唐玄宗看不起李林甫,但又离不开他?  

2008-06-18 20:31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节选自丁千城《蝶图腾》一书)

唐宪宗(李纯)在公元819年问大臣一个问题:玄宗(李隆基)之政,先理而后乱,何也?

 

宰相崔群说:“玄宗任用姚崇、宋、卢怀慎、苏、韩休、张九龄为相,则天下大治;用宇文融、李林甫、杨国忠为相,则朝政紊乱。所以,用人得失,关系重大。人们都认为天宝十四年755安禄山叛乱是天下大乱的开端,我则认为开元二十四年736张九龄罢相,用李林甫主持朝政是治乱的分界线。但愿陛下效法玄宗开元初年,以天宝末年为镜鉴,那就是国家长治久安的福分啊!”

 

李林甫在历史上很有名,有一个成语“口蜜腹剑”就是形容他的为人和手段的。李林甫居宰相高位19年,专政自恣,杜绝言路,公卿不由其门而进,必陷之以罪,附之者虽小人,亦被重用。唐玄宗后期怠于政事,大权全部委托给李林甫。因唐王朝蕃将大多是文盲,不识字,不能入朝为宰相,李林甫因此奏请重用他们,结果导致安禄山等人长期在外掌握重兵,助成安史之乱。就是这样一个人,把唐王朝的列车开往覆亡的边缘,而他自己在安禄山兵变的前三年(752)在家病死了,算是善终。有的人是“虽然他走了,但他种的玫瑰留了下来”,李林甫正好相反。

姚崇和宋璟是唐朝有名的贤相,《资治通鉴》在开元四年(716)有一个记载:

 

姚崇和宋相继为相,姚崇擅长随机应变以完成任务,宋璟擅长遵守成法坚持正道;两个人的志向操守不同,却能同心协力辅佐唐玄宗,其时赋役宽平,刑罚清省,百姓富庶。在唐代贤相中,前有贞观朝(李世民时期)的房玄龄和杜如晦,后有开元朝的姚崇和宋,其他人都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。

 

也就是说唐王朝贤能的宰相排名,房玄龄、杜如晦、姚崇和宋璟是前四强。这个评价是非常高的,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强大的朝代,而他们都是唐王朝的国家CEO。有意思的是,唐玄宗对姚崇和宋璟的态度与对李林甫的态度完全不同。

 

姚崇与宋进见时,唐玄宗常常要站起来迎接,他们离开时,唐玄宗便要在殿前相送。等到李林甫做宰相,虽然恩宠超过了姚崇和宋,但得到的礼遇就太微薄了。

 

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,唐玄宗尊重姚崇和宋璟,但事实上看不起李林甫,但又不能没有李林甫,因为李林甫会弄得他很舒服。李林甫只是现在所谓的“办公室政治”的能手。

唐玄宗与姚崇和宋璟、唐玄宗与李林甫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君臣组合呢?冯梦龙编《东周列国志》,虽不完全是信史,但其中有一则“齐景公夜访大臣”的故事很能说明类似的君臣格局:

 

晏婴(大政治家)

有一天,齐景公在宫中与姬妾饮酒,至夜,意犹未畅,忽思晏子,命左右将酒具移于其家。前驱往报晏子曰:“君至矣!”晏子玄端束带,执笏拱立于大门之外。景公尚未下车,晏子前迎,惊惶而问曰:“诸侯得无有故乎?国家得无有故乎?”景公曰:“无有。”晏子曰:“然则君何为非时而夜辱于臣家?”景公曰:“相国政务烦劳,今寡人有酒醴之味,金石之声,不敢独乐,愿与相国共享。”晏子对曰:“夫安国家,定诸侯,臣请谋之。如果是铺床叠被、行酒布菜,君左右自有其人,臣不敢与闻也。”

 

司马穰苴(大军事家)

景公命回车,移于司马穰苴之前,前驱报如前。司马穰苴冠缨披甲,操戟拱立于大门之外,前迎景公之车,鞠躬而问曰:“诸侯得无有兵乎?大臣得无有叛者乎?”景公曰:“无有。”穰苴曰:“然则昏夜辱于臣家者,何也?”景公曰:“寡人无他,念将军军务劳苦,寡人有酒醴之味,金石之乐,思与将军共之耳。”穰苴对曰:“夫御寇敌,诛悖乱,臣请谋之。如果是铺床叠被、行酒布菜,君左右自有其人,奈何及于介胄之土耶?”

 

梁邱据(齐国大夫)

景公意兴索然。左右问曰:“将回宫乎?”景公曰:“可移于梁邱大夫之家。”前驱驰报,亦如前。景公车未及门,梁邱据左操琴,右挈竽,口中行歌而迎景公于巷口。景公大悦,于是解衣卸冠,与梁邱据欢呼于丝竹之间,鸡鸣而返。

明日,晏婴、穰苴同入朝谢罪,且谏景公不当夜饮于人臣之家。景公曰:“寡人无二卿,何以治吾国?无梁邱据,何以乐吾身?寡人不敢妨二卿之职,二卿亦勿与寡人之事也。”

 

这一段故事真是非常精彩,齐景公与姬妾饮酒,一直喝到晚上还没有尽兴。于是就想去大臣家里,指望能别出新意,再添欢悦。第一站到晏婴家,晏婴是春秋时齐国有名的贤相,结果碰了钉子;第二站到司马穰苴家,穰苴是晏婴推荐的著名军事家,有《司马法》传世,结果同样碰了钉子;第三站到大夫梁邱据家,梁邱据完全理解齐景公追欢买笑的心意,必有锦上添花的种种节目,齐景公终于娱乐到鸡鸣而返。有意思的是,第二天晏婴、穰苴入朝还要来啰啰嗦嗦地直言劝谏,齐景公也不客气,直截了当地说:没有你们两个,我怎么治理我的国家呢?没有梁邱据,我何以让自身快乐呢?寡人不敢妨害你们两个的公事,你们两个也不要来管我的私事。齐景公说的是大实话,很诚恳。姚崇和宋璟身上有晏婴、司马穰苴的基因,他们非常清楚自己与国君的关系,那是一种纯粹的工作关系。像李林甫这种人,身上一定会有梁邱据的基因,所以唐玄宗虽然不敬重他,但也离不开他。现在是一个“娱乐为王”的时代,梁邱据们自更有发扬光大的余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