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丁千城@读用《资治通鉴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能做到经史互参、并且在突破最初的障碍后看起来最hi的书大约就是《资治通鉴》了。 邮件:69up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大国崛起》开始的时候,中国人在干什么呢?  

2008-06-18 20:08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节选自丁千城《蝶图腾》一书)

一碰到变法的问题,我对儒家思想的恶感指数就急剧上升。2006年中央电视台热播纪录片《大国崛起》,解说词说:“公元1500年前后的地理大发现,拉开了不同国家相互对话和相互竞争的历史大幕。由此,大国崛起的道路有了全球坐标。”

公元1500年前后,中国人在干什么呢?

公元1405年至公元1433年,“郑和七下西洋”已经永远成为历史。中国人收回了向世界张望的心,转过头来“向内看”,这一看就看出了许多无聊,许多荒唐,虽然当时的精英人物一点都不觉得无聊,也不觉得荒唐,而是满怀激情地进行辩论,继而以命相拚。举一个案例,公元1521年,明武宗(朱厚照)去世,明嘉靖帝(朱厚继位,遂发生历时多年、朝局动荡的“大礼仪事件”。

以今天的眼光来看,“大礼仪事件”真是匪夷所思。明武宗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花花太岁,荒唐、好色。他的荒唐可以举一件事作为说明。当时宁王(朱宸濠)在江西南昌,苦心准备十年,然后起兵反叛朝廷。文武双全的大哲学家王阳明只用了43天就在鄱阳湖活捉了朱宸濠。明武宗一直想到南方巡游,可以借机游山玩水,抢夺民女,朱宸濠叛乱恰好提供了一个“御驾亲征”的借口。在王阳明已活捉朱宸濠、即将向朝廷献俘的时候,明武宗居然提出一个任何脑子正常的人肯定想不出的馊主意,他要求王阳明把朱宸濠放回鄱阳湖,由明武宗亲自与之战斗,再行活捉。

明武宗亲近女色太过,31岁就一命呜呼,而且没有儿子。明武宗后继无人,但大明朝不能没有皇帝,于是就选一名藩王入继大统,福星照到朱厚熜身上,这就是嘉靖皇帝。朱厚熜是明武宗的堂弟,他的父亲和明武宗的父亲(明孝宗)是亲兄弟。这时,以宰相杨廷和为首的儒家学派精英实在没事做,忽然提出一个古怪的理论:明孝宗、明武宗一系是“大宗”,朱厚熜以藩王入继大统,是“小宗”,以小宗入继大宗,则应以大宗为主。按照这个说法往下推论,就得出一个现代人谁也想不到的古怪结论:朱厚熜要称自己的伯父(明孝宗)为父亲,称伯母(明孝宗的皇后)为母亲(朱厚成了他们的儿子),而改称自己的父亲为叔父,改称自己的母亲为叔母。宰相杨廷和、礼部尚书(教育部长)毛澄,还就此“理论”写了一篇论文,自己吹捧为万世不移的经典,并威胁文武百官,都要照此“理论”执行,如果有人反对,就是小人,就是奸臣。

可怜朱厚熜当时只有15岁,他自己觉得别扭,不愿意“称自己的父亲为叔父,称自己的母亲为叔母”,由此朝廷斗争的帷幕徐徐拉开。这时有一个刚刚考取进士的年轻人张璁,响应朱厚熜的不愿意,提出一个新的理论,他说嘉靖帝朱厚熜继承的是皇兄的帝位,不是继承的伯父的帝位,因此是入继“帝统”,不是入继“大宗”。否定入继大宗,就把杨廷和这一派的理论来了个釜底抽薪。朝廷就此分成两派,斗得昏天黑地。斗到后来,因为杨廷和这些人是老臣,根深叶茂,人多势众,实际上把握朝政,“外来户”朱厚熜只好屈服。但四年以后,朱厚熜缓过劲来,正式下令恢复旧称,伯父仍称伯父,父亲仍称父亲。这一下,儒家卫道士们仿佛到了世界未日,杨廷和的儿子杨慎(状元郎)大声疾呼说:“国家养士150年,仗节死义,正在今日。”朱厚熜也不客气,下令逮捕在皇宫前面号哭请愿的大臣200多人,全部投入锦衣卫诏狱,廷杖(公开打屁股)16名官员当场被打杀,其余的官员流放。(以上相关内容参见:柏杨《中国人史纲》及《明通鉴》)

我叙述这个故事都觉得恶心,中国的精英人物心智实在无处施展,于是只好在如此无聊、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上奉献热血与生命。就在“大礼仪事件”揭幕的1521年,葡萄牙航海家麦哲伦到达菲律宾群岛,前一年他已经发现了后来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麦哲伦海峡。同样是在1521年,罗马教皇签署破门律,宣布把宗教改革家和新教创始人马丁·路德赶出教门,并要德意志把他交出来。马丁·路德通过把《圣经》翻译成德文,从而创建了统一的德意志语言文字。《大国崛起·德国卷》说:“也许有人痛恨路德,有人敬仰路德,也许他有自己的弱点,但无人可以忽视他的存在,也无人可以否定路德对德意志的意义,是他将整个民族的嘴和心用德语这条线连在一起,是他通过与古登堡印刷术的结合,改变了德国的政治、文化状况,使德国开始了艰难的近代化之路。正如后来海涅对他的评价:‘他是这个时代的喉舌与刀剑。’

虽然很难相信,但的确杨廷和们、麦哲伦们、马丁·路德们在同一个时间生活在同一颗星球上。西方已经开始伟大的地理大发现,开始艰难的近代化之路,但东方古老的中国还在陈腐的儒家伦理中沉沦,看不到丝毫的进步力量。

安格斯·麦迪森在《世界经济千年史》中说:“14世纪时(元朝后期及明朝初年),西欧在人均收入方面超过了作为亚洲领先经济的中国。此后一直到20世纪后半叶,按人均GDP来衡量中国和亚洲大部分其它地区,则或多或少停滞不前。这种停滞源于当地的制度和政策,但又由于霸权的殖民剥削而被强化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