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丁千城@读用《资治通鉴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能做到经史互参、并且在突破最初的障碍后看起来最hi的书大约就是《资治通鉴》了。 邮件:69up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组织管理中的“道”:具体把握22种阴阳(续2)  

2008-06-18 21:13:38|  分类: 历史与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孙子兵法》的理论性和操作性都很强,纽先钟《孙子三论》用三种阴阳来概括其精髓:一是攻守,二是奇正,三是虚实。

 

【攻守】

 

攻守就是防御与进攻。长平之战前夕,赵国老将廉颇采取积极防御战略。廉颇知道秦军远道奔袭(从陕西到河北),必不能持久,而且秦国一定担心楚国、韩国会趁虚抄其后路,因此廉颇采取积极防御战略,以防御为主,夹杂小规模的进攻,目的是让远离本土作战的秦军不得安生,这是当时战场形势决定的唯一正确的战略。秦国看战场进攻的“阳谋”难以奏效,就用外交战线上的“阴谋”来打破目前形势胶着的战略平衡。“阴谋”也很简单,就是反间计,赵孝成王马上中了计,启用“纸上谈兵”的赵括替代了“老成谋国”的廉颇。年轻气盛的赵括觉得廉颇这样谨慎的战略简直就是投降主义,于是一改积极防御为单纯进攻,最后的结果是赵国损失了45万军队,赵括也丢了小命。

赵括的战略思维是单线条的,他那小巧而又自负的头脑中只能放得下一条“阴阳鱼”,要是养两条鱼的话,赵括的鱼缸就太小了一点。

 

【奇正】

 

关于奇正,有一个成语:守正出奇。奇正原来的意思很简单,在战场上两军对垒,双方压住阵脚,进行正面对抗。会用兵的将军总还要另派一支部队埋伏在敌人料想不到的地方,或者用来偷袭敌军大营,或者去烧敌军的粮草,或者守住敌军正面战场失败后必然退却的要道,其目的一方面可配合正面战场,另一方面则可以扩大战果。

如果没有奇正,那么历史上众多以少胜多的战例就很难得到解释。

奇正还揭示了一条原则:资源是一回事,资源的运用则是另一回事;或者说“资源”并不就等于是“能力”。

奇正在漫长的历史时期有各式各样的发展。比如韩信“背水一战”就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,是兵法之大忌,但却是对己方军队心理的一种精密把握。韩信当时领导的军队不是什么正规军,既没有经历过严格的军事训练,也没有从前的深恩培养出来的忠诚,更没有以国家、信仰为核心的荣誉感,这种军队稍遇挫折,必然先在内部自行崩溃。所以韩信要“背水一战”,要让实际上是乌合之众的军队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。

把奇正说得玄而又玄是不严肃的。奇正的思维遵循一种简单的逻辑:在考虑任何问题时,首先考虑“正常策略”是什么,所谓正常策略大都属于一种历史经验,从前别人是怎么做的?竞争对手是怎么做的?这就是“守正”;其次考虑有没有可能发展出一种“非常策略”,大家都这样做,从前都这样做,我有没有可能另辟蹊径,这就是“出奇”。

大家都知道“声东击西”,我能不能“声东击东”。大家都采取“分销制”把商品通过数级代理商传递到终端,但安利不这样做,安利搞“直销”。家电企业大家都想着产品线扩张,但格力说不,我只做空调,只想把空调做到最好;家电企业都投靠苏宁、国美,但格力说不,我要自己建立格力专卖体系。

扩而大之,“出奇”就是创新,就是迈克尔·波特的《竞争优势》中所讲的“标歧立异”。《孙子兵法》中的“出奇”思想可说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创新思维的源泉,但这种创新思维一直被局限在军事领域,而不能进一步向政治、经济领域加以拓展,最后导致一个严重的后果:想“守正”,但守不起来了。鸦片战争,大清帝国面对的是西方的洋枪洋炮,大清国的军队还没有发现敌踪,洋鬼子一发炮弹就打过来了,因此就算岳飞、关羽在世也打不过他们。恰当其时,“正”已经是西方的工业革命,已经是西方的近代工商体制,已经是地理大发现导致的海上霸权,这个新历史时期的“正”,大清国没有,非但没有,恐怕听都没听说过,大清国严重跟不上国际形势、时代大潮。英国庞大的代表团来华,想做生意,大清国的官员烦不了,还是“万邦来朝”的传统思维,一高兴,又硬说人家是来给慈禧大后祝贺生日快乐的。

对大清国来说,“守正”已不可能,只好“出奇”,于是义和团的铁布衫、金钟罩被大清国误认为是一种重要的竞争力量,到英国人的军舰上投掷“身上绑着鞭炮的猴子”也成了帝国高阶层军事会议上商讨的战术。这充分说明,守不住“正”,光想着出“奇”,到后来不是出奇,而是出洋相。

 

【虚实】

 

《孙子兵法》说:“夫兵形像水,水之形,避高而趋下;兵之形,避实而击虚。”以实(优势)击虚(弱势),当然胜算的把握要大得多。毛主席说,“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”;而且是,“打得过就打,打不过就跑”。虽然在总体上我的实力不如你,但在某一个特定的时刻,某一个特定的地点,我有可能集中比你更强大的兵力战胜你。我就是要不断地打小胜仗,然后“积小胜为大胜”,然后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。

为什么没有永远的霸权?是因为对竞争者来说,任何强大的对手都有虚弱的地方,都有弱点。“虚”就是弱点。这种弱点或者是结构性的,或者是属于基本面的,又或者只是稍纵即逝的,但一样都是“虚”,都是弱点。

《庄子》讲了一则寓言:庖丁解牛。牛骨头很硬,牛骨头分布很广,牛全身都有骨头;庖丁解剖牛的刀很锋利,但再锋利的牛刀,天天去碰很硬的牛骨头,刀刃也会吃不消,所以越是憋脚的屠夫,换牛刀的频率越快。庖丁就高明得多,牛骨头很硬,牛骨头分布很广,牛全身都有骨头,但庖丁知道或者说相信,牛并不是全身每一个地方都是骨头,骨头外面连着筋,连着肉,还有各种非骨头组织的器官,筋、肉、器官就没有骨头来得硬,牛骨头是“实”,筋、肉、器官就是“虚”。庖丁因此确定一个战略:避实击虚,最后的结果是,庖丁的那把牛刀杀牛无数,工作了几十年,刀刃还像是新的,没有任何折损。后人崇拜庖丁的这把牛刀,就有了一个专门的名称,叫“千牛刀”,佩带千牛刀的宫廷卫士或保镖,也有了一个专门的官职名,叫“千牛备身”。

 

【王/霸、主宰者/领导者】

 

布热津斯基《大抉择》提出一个问题:“美国要做世界的主宰者,还是要做世界的领导者?”美国历史短了一点,所以新问题多,专有名词也少。这个问题翻译成中国语言,就是美国究竟要行“王道”还是“霸道”?前文提到,燕王哙听信儒家教条,神经错乱,把君位“禅让”给大臣子之,结果燕国大乱。齐宣王(田辟强)觉得机会来了,就出兵灭了燕国。当时齐宣王和孟子有一段对话:

 

前314年,齐宣王请教孟轲:“有人建议我不要攻占燕国,有人建议我趁机吞并它。我想,以万乘兵车的大国去进攻另一个同样的大国,50天就征服,这靠人的力量是办不到的,只能是天意。现在我若不吞并燕国,上天一定会怪罪。我把燕国并入齐国,怎么样?”

孟轲回答说:“吞并后如果燕国人民高兴,那就吞并吧;吞并后如果燕国人民愤怒,就不要吞并。齐国以万乘兵车大国征讨另一个大国,那里的百姓都捧着食品、茶水来迎接齐军,没有别的原因,就是为了跳出水深火热的战争啊!如果新的统治水更深,火更热,百姓又将转而投奔别的国家了。”

 

孟子的话听上去很有一点“人权高于主权”的味道,但往后的事实是,30年之后(前284年),燕国上将军乐毅大举反攻齐国,又几乎灭了齐国,齐湣王(田地)也送了小命。为什么恰好是30年?按中国文化,30年的时间长度有一个特定的名称叫“一世”。中国人又说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。

布热津斯基提出这个问题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9·11的刺激。9·11来自一个弱小敌人的“出奇”攻击,这让我想起前403年(《资治通鉴》首年)智国对其国君智伯的告诫:

 

智伯(智氏家族首领)与韩康子(韩氏家族首领)、魏桓子(魏氏家族首领)在蓝台饮宴,席间智伯戏弄韩康子,又侮辱他的国相段规。

智伯的家臣智国告诫说:“主公您不提防灾祸,灾祸就一定要来了!”

智伯说:“生死灾祸都取决于我,我不给他们降临灾祸,谁还敢兴风作浪!”

智国说:“这话可不妥。《夏书》中说:‘一个人屡次三番犯错误,结下的怨仇岂在明处,应该在它还没有表现出来时就提防。’贤德的人能够谨慎地处理小事,所以不会招致大祸。现在主公一次宴会就开罪了人家的主君和国相,又不戒备,这种态度恐怕不行吧。蚊子、蚂蚁、蜜蜂、蝎子都能害人,何况是国君、国相呢!”

智伯不听。

 

无论如何,我还是很佩服布热津斯基的理性思考,以及由此而来的对自己国家的战略呼吁。布热津斯基最后在基督教《马太福音》中找到启示,他在《大抉择》的结尾说:

 

山顶上的堡垒只能形单影只地矗立在高处,以气势逼人的阴影笼罩着山下的一切。美国如果采取这种姿态,势必将沦为全球怨恨的焦点。而山巅之城却能用人类进步的希望照亮世界——前提是这种进步的愿望是美好的,但又是人人都能达到的。“城造在山上,是不能隐藏的……你们的光也应当这样照在人前,让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。”那么,就让美国的光也照耀起来吧。

 

【硬实力/软实力】

 

美国前国防部长助理约瑟夫·奈在1990年最先提出“软实力(Softpower)”的概念(参见约瑟夫·奈:《软力量:世界政坛成功之道》)。“软实力”特指一个国家依靠“政治制度的吸引力、文化价值的感召力和国民形象的亲和力”等释放出来的无形影响力,而传统的“经济力量、军事力量和科学技术力量”则相应地称之为“硬实力”。

一定要类比的话,中国儒家倾向于打造国家软实力,而法家倾向于打造国家硬实力。软实力与硬实力也须遵循阴阳平衡的规律。光靠软实力显得迂腐,像孔子的邦国鲁国,周朝的礼乐制度在当时各诸侯国中间,鲁国保存得最完整,但鲁国一直是一个小国、弱国。在战国七雄中,没有鲁国的位置,鲁国只是柏杨所讲的大国争雄的“尾巴国”。光靠硬实力有点像三国时代的吕布,刘、关、张三个人合起来也打不过他,但三国鼎立没有吕布的份。关羽虽然打不过吕布,但中国老百姓立庙祭祀的“武圣人”不是吕布,而是关羽。关羽曾经败走麦城并不重要,关羽有软实力,就是忠义。“武圣人”不能光靠力气,就像现在选美,如果只是花瓶,再漂亮也没有用,还要有内涵和知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