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丁千城@读用《资治通鉴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能做到经史互参、并且在突破最初的障碍后看起来最hi的书大约就是《资治通鉴》了。 邮件:69up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最糟糕的战略决策模式:楚怀王“条件反射式”  

2008-06-20 21:30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节选自丁千城《蝶图腾》一书)

宏碁董事长施振荣在一次访谈节目中说:“战略就是以长期的观点来算总账”,这或者就是“深谋远虑”的一种具体说明吧。我在阅读历史的过程中发现,所谓领导人的决策模式至少有两种,一种是“深谋远虑式”,另一种我称之为“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式”,而到底会采取哪一种决策模式,跟领导人的“个性和心志”密切相关。

“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式”决策模式可以战国时期的楚怀王为代表。楚怀王于前329年即位,其时楚已立国400年,距秦始皇灭楚还有大约100年的时间,比楚怀王早约300年的楚庄王是春秋五霸之一。正是楚庄王建立的长期霸权,使楚国在几百年的时间里一直保持着“南方大国”的地位,但楚怀王在位的30年时间却是楚国由盛入衰的转折点。

楚怀王即位17年后的前313年,秦国想攻打齐国,但楚国与齐国亲善,当时的秦国国君秦惠王十分忧虑,因为秦国还不可能与东方大国齐国、南方大国楚国同时“两线作战”。秦惠王于是在国际上放出消息,声称免去张仪宰相的职务(目的是为了让张仪出任楚相),同时派遣张仪向南去见楚怀王。张仪是和苏秦齐名的纵横家,一倡“连横”(和秦国亲善),一倡“合纵”(六国联合攻秦),两人又同是鬼谷子的学生。张仪在楚怀王元年就已经是秦相,后来还担任过几年魏相,再回来当秦相。纵横家就是有这样反手为云、覆手为雨的大花腔。张仪南去见楚怀王的目的就是要离间齐、楚之间的亲善关系。

 

张仪见到楚怀王后说:“秦王最喜欢的人没有谁能超过大王,即使我张仪最愿意为他看守门户的人也没有谁能超过大王。秦王最憎恨的人没有谁能超过齐王(齐宣王),即使是我张仪最憎恨的人也没有谁能超过齐王。但是大王却与齐国亲善,这就不能让秦国侍奉楚国,而让我张仪也不能侍奉大王您的原因啊。”

 

张仪的话真是比蜜还要甜,楚怀王听了很受用。张仪于是进一步明确地“诱之以利”,他对楚怀王说:“大王您如果听从我的意见封闭边境断绝与齐国的交往,马上就可以派使者跟从我到秦国取得(从前秦国从楚国分割出去的)方圆六百里的商于之地(在今从陕西商县到河南淅川县之间丹水北岸)。”

张仪还进一步分析说:“如果这样做,向北就削弱了齐国,向西则给秦国施加了恩惠,大王您则享有了商于之地的财富,没有比这更好的计策了。”楚怀王欣喜若狂,于是拜张仪为楚相,天天请张仪喝酒欢宴,又到处宣扬说:“楚王我不费一兵一卒重新得到了商于之地。”

楚国群臣都赶来道喜,拍马屁的话说了一大堆,只有陈轸独自感到悲伤。

 

楚怀王问他:“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悲伤呢?”

陈轸说:“秦国这样看重大王的原因,是由于楚国亲善齐国。如今土地还没有得到就先和齐国绝交,这样楚国就被孤立了。到时候秦国又何必看重一个被孤立的楚国呢?如果让秦国先交出土地然后再与齐国绝交,那样张仪的计谋就不会生效;如果先和齐国绝交再去秦国索要土地,就一定会被张仪欺骗。被张仪欺骗,那么大王您一定怨恨,这样西边引起秦国的祸患,而东边又已经和齐国绝交,那么处在中间的韩、魏两国就一定会来进攻楚国。我因此悲伤。”

 

楚怀王哪里听得进去,按照他“一根筋”的想法,陈轸实在太过多虑,于是就派了一名将军跟随张仪到秦国去接受商于之地。张仪回到秦国,开始玩小动作,假装喝醉酒从车上摔下来,然后称重病三个月不能出门。商于之地交割之事当然也无从办理。

楚怀王对形势的判断很出人意料,他说:“张仪是不是认为我跟齐国绝交还不够彻底呢?”于是就派楚国能臣宋遗往北去辱骂齐宣王。齐宣王非常愤怒,就反过来和秦国亲善。秦、齐刚一亲善,张仪的“病”也就好了,开始上朝,见到楚国将军后反问说:“您为什么不接受土地呢?从某地到某地,长宽六里。”楚国将军说:“我所接受的命令是六百里,从来没有听说只有六里。”于是便把这一紧急情况迅速回报楚怀王。这次轮到楚怀王愤怒了,于是马上兴师动众准备攻打秦国。

 

陈轸赶紧加以劝说:“攻打秦国不是办法。不如再送给秦国一个有名的大城,借此和秦国联合去攻打齐国。这样楚国的损失可以在齐国得到补偿,楚国尚有可能保全。如今已和齐国绝交,再去责备秦国,这是我们逼着秦国与齐国亲善再招致天下的军队攻打我们啊,楚国一定会大受伤害!”

 

楚怀王此时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根本听不进陈轸的话。第二年,秦楚大战,结果楚国大败,被秦斩杀甲士八万人,又丧失了汉中郡(在今陕西南部及湖北西部地区)。楚怀王更是愤怒得失去理智,就动员全国的军队重新袭击秦国,结果又大败。韩国、魏国也趁机攻击楚国,楚怀王没有办法,只好命令军队返回。

 

楚国有高质量的战略人才(比如陈轸),但得不到决策者应有的尊重。因此,楚怀王连同他的国家还要在衰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楚国大败之后,又过了一年,占尽便宜的秦国又派使者来楚国相约“亲善”,并且愿意把汉中郡的一半还给楚国以表诚意。楚怀王的反应更加出人意料,他说:“楚国愿意得到张仪,不愿意得到土地。”张仪听说了这个话,就请求到楚国去。

 

秦惠王有些担心地说:“楚王肯定会杀了你,怎么办?”

张仪胸有成竹地说:“我不怕。我和楚王的宠臣靳尚关系非同一般,而靳尚又能讨得楚王宠姬郑袖的欢心,郑袖说的话楚王没有不听从的;再说,我身后有秦国作为后盾,楚王不敢杀我;退一万步说,即使楚国杀了我,而能对秦国有利,这正是我报效秦国的心愿。”

于是张仪去楚国,楚怀王拒绝接见,把他拘禁起来,想要杀了他。

张仪暗中勾结靳尚,靳尚因此对楚怀王说:“杀了张仪,秦王一定会发怒。天下看到楚国不再和秦国亲善,也一定会轻视楚国。”

靳尚又跑去对郑袖说:“秦王特别看重张仪,而您却劝楚王杀了他。现在秦王要将上庸(湖北竹山)的六个县送给楚国,把美女许配给楚王。楚王看重土地,秦国女子必定显贵,而夫人您一定会受到排斥。因此,您不如劝说楚王不要杀张仪,放了他。”

郑袖于是去对楚怀王吹忱边风,楚怀王就放了张仪,并且盛情款待他,尊他为上宾。

 

后来,楚怀王的“上宾”张仪离开楚国回秦国,楚国大夫屈原刚好从齐国出使回来,马上建议楚怀王说:何不杀了张仪?楚怀王马上派人去追赶张仪,但是没有追到。楚怀王就是这样一个没有主见的人。

时间很快过去了12年,到前299年,当时的秦国国君已经是秦昭王,他邀请楚怀王到武关(陕西商南)会盟,后来发生的事证明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。秦昭王突然把楚怀王劫持到秦国首都咸阳,强迫他割让巫郡(四川巫山)、黔中郡(湖南吉首)。楚怀王愤怒地加以拒绝,秦昭王就扣留了他,不让他回国,楚国只好重新立了一个国君(楚顷襄王)。

同一年,楚国大夫屈原因为屡次向楚怀王进谏,从来没有被听从过,而且还因此遭到贬逐,极度悲愤之余,屈原投汩罗江自杀。现在每年阴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吃粽子、赛龙舟,都是为了纪念屈原这位伟大的爱国诗人。用粽叶把蒸熟的米饭包起来,是为了不让鱼吃掉本意是献给屈原的食物;赛龙舟是在比赛抢救已经落水的屈原,营救落水的人当然要迅速,赛龙舟因此成为群体速度的竞技。

又过了两年(前297年),楚怀王好不容易得到一个机会从咸阳逃出来,秦国派军队紧急搜捕,楚怀王不敢逃往楚国,因为可以想见从秦往楚的道路上一定关卡重重。楚怀王并不傻,他反方向向北逃往赵国,但是赵国不敢收容他。楚怀王没有办法,只好逃向魏国,但秦兵尾随而至,又把他抓了回去。第二年,楚怀王终于在咸阳逝世,秦国把他的尸体送回楚国。楚怀王终于叶落归根了。

楚怀王姓芈(这个字等同于“咩”字,羊叫的声音),名槐,在位31年,南方大国楚国在此期间不可遏止地走向衰亡,他自己也以一种非常罕见的方式客死他乡。

 

从楚怀王的事迹来看,秦国君臣对他的智商是很轻蔑的,进一步则对楚国的国家实力表示轻蔑,秦惠王、秦昭王、张仪都把楚怀王“玩弄于股掌之间”。

楚怀王的决策模式体现出一个鲜明的特点,就是对刺激作“即时反应”,他作出决策时能够考虑的时间跨度短到可以用“一瞬间”来形容,而时势的发展是连续的,所以楚怀王只能越来越被动,越来越失败。楚怀王这种“即时反应”的决策模式还导致一个严重的后果,就是对任何有时间纵深的战略谋划采取怀疑和敌视的态度,究其原因在于“即时反应”的决策就“一瞬间”来讲,都有非常充足的理由(至少楚怀王本人认为有充足的理由),但所有“一瞬间”的“是”累积起来可能就是一个大大的“非”。

孔子说:“毋欲速,毋见小利。”正可以作为楚怀王的座右铭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7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